说起廖方平,黎明冉就一肚子火,话自然也不好听:“他,死了。” 听他硬邦邦的说廖方平死掉了,乔翘十分吃惊。

她惊讶的问:“死了?”

转念一想,也是,能在那样的爆炸下活下来的几率非常低,陆薄年能活下来,真的是走了大运!

虽然痛恨廖方平的所作所为,好歹是一条鲜活的生命。

夏暖问:“那,他的尸体?”

“烧焦了。”黎明冉眼眸盯着重症病房的里面,凉凉的说:“他的身体被炸飞了,现场没找到他的遗骸,所以——”

所以,他们本能的认为廖方平死了。

“不过廖方平没有亲人,所以没有人来认领。”黎明冉又说。

随即将廖方平跟夏暖家里的纠葛说了出来。

听完黎明冉所说,夏暖愕然:“你说廖方平很久之前就跟我们夏家有渊源?”

黎明冉看着她,点点头,“若不是这样,廖方平怎么会将目标锁在你身上?”

当然他没有说的是,廖方平不仅将目标锁在他们身上,还将厌世的情绪发泄的淋漓尽致。

警方在他家里的地下室里发现好几个干掉的尸体,以及一些截肢。

看着地下室里挂着风干的人皮,饶是他见惯了大风大浪,也不禁让人唏嘘。

到底是没有见到这样的疯子!

而让黎明冉惊诧的是,他竟然在地下室里发现了梅贝尔的尸体。

干枯的就像是埃及木乃伊一样。

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,杀人就杀吧,还将他们弄到地下室里。

而地下室的器皿里,放着男女的器官,是那样的触目惊心。

听完黎明冉说的,夏暖浑身直打哆嗦。

“对了,忘记告诉你一个好消息。”黎明冉对夏暖说道:“四少的检查结果出来了,他没有被感染艾滋病病毒。”

“真的?”这算是夏暖这一段时间来听到的最好消息了。

激动的一下子抓住黎明冉的手臂,就差飞起来。

“咳咳。”

身后传来一道咳嗽声。

夏暖连忙放下握他的手臂,扭头看到兰子钰在自己身后。

“兰总。”黎明冉打个招呼。

兰子钰点点头,问:“老大怎样了?”

“还在重症监护室里。”黎明冉说:“等过了这段危险期应该就醒了。”

兰子钰点点头,扭头看着夏暖说:“我想这几天你应该会很忙,如果有需要的,尽管开口。”

猛然受到兰子钰的特别对待,夏暖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。

她连忙笑笑说:“好的,谢谢你。”

“你是老大的女人,按理说我应该叫你一声嫂子。”兰子钰神情有些不自然的说:“之前的事——”

“之前的事早就过去了,我已经完全忘记了。”夏暖傻傻一笑。

看着眼前这个傻乎乎的女人,兰子钰叹了一口气,摇摇头,说:“行吧,我去问下医生看老大的情况如何。”

“兰总再见。”夏暖说。

兰子钰看着她,再次摇摇头,迈着大步离开。

陆薄年是在半个月之后醒来的。

一个月之后,出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