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秀炮灰 !文丽见阿呆来了也有大半个月了,虽然心里仍然觉得他一个“啊呜软”,估计是什么正紧事情都干不了的,但是也不得不象征性地给他安排一个工作:凹二村的驻村干部。当然具体的工作由马刚帮忙做一段时间。

[凹二村的驻村干部?]阿呆虽然不知道驻村干部是干什么的?也不清楚凹二村在哪里,但是他还是很开心的:领导给自己安排工作了,说明领导对自己还是放心的。

文书记随后说道:“阿呆,你以后一定要努力学习,争取早日适应工作。”

[这是领导对自己的期望,对,一定要努力学习。]阿呆暗暗下了决心,此后也果然学习地更加认真了。他又哪里知道文书记其实对他是不抱任何希望的,安排工作和鼓励都只是象征性的。

云江工作站的学习氛围还是很好的,年轻的同志,从领导到村官,工作之余,都是在学习着,领导在努力提升自己,期望更进一步;村官则认真地看书做题目,期望考上公务员编制。

阿呆已经深刻感受到这种优良的学习与交流氛围,他们不是不想学其他的东西,但是他的文化程度只有小学,连考公务员的资格都没有,那些书和题目对他来说太高深了,他也曾经试图去做做马刚的行测试卷,但是很遗憾,题目都看不懂。

出于无奈,只能看最简单的报纸了,即使是报纸,他仍然有不少字是不认识的,不少词语的意思,他是不明白的。好在同办公室的村官马刚,是一个憨厚的人,对于阿呆的请教,即使是最简单地问哪个字怎么读,他都会回答,没有不耐烦的样子,当然阿呆是选在他空闲休息的时候问的。

那天下午,马刚下村办事去了,阿呆看报纸又遇到好几个不明白意思的词语.

忽然牟甜过来串门,“阿呆,马刚出去了啊?”牟甜问道。

“是啊,可能下村去了。”阿呆放下报纸,抬起头了。

“呃,看报纸都看得这样认真啊,厉害。”牟甜玩味的笑道。

“额。对了,牟甜,我这里有几个词语不知道什么意思,你过来教教我。”第一次向女孩子请教问题,阿呆多少有点忐忑,他也觉得自己的问题可能很简单。

“哦,我看看。”牟甜走近,见阿呆在报纸上居然画起了一条条杠,一个个圈,狡黠一笑,心里不禁想着:这个呆子,看个报纸,也搞的像研究世界名著一样。这样好学,早干什么去了,20多岁了才开始学认字?

出于好奇,也出于对自己学问的自信,牟甜还是喜欢阿呆这个虚心的学生的。

牟甜把几个词语解释的清清楚楚,然后一副大学问家的模样,阿呆那神情,明显是仰慕她的博学。

牟甜还是喜欢这种被人景仰的感觉,即使对方是一个不学无术的半傻子。

“对了,你可以自己学习查词典,买本《汉语辞典》啥的,当然更简单方便是买台电脑,直接百度搜索一下。”牟甜建议道。

听着牟甜的建议,阿呆转头看了一眼马刚位置上的电脑,那是工作站用来做农医保工作用的,心里盘算着先买本字典啥的,然后等钱存够了,再买台电脑,暂时先挪用下马刚的工作用电脑,还要学习一下电脑的用法啥的。

阿呆正想的出神,办公室外面忽然传来一阵女人的哭泣声,牟甜第一个好奇的冲出去看,阿呆也随后跟着出去。

只见工作站的大门口站着三四个村民,其中一个村妇正哭的凄惨。

那哭泣的村妇约四十多岁,头发杂乱,眼睛红肿,脸上憔悴,神情时而伤感,时而呆滞。

“怎么回事?”阿呆和牟甜互忘一眼,二人同样的疑惑不解。

工作站已经有几个老同志过去询问她情况了,然后站里的文书记也出来,一边叫村妇别哭了,一边带她去自己的办公室。

牟甜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,也跟着去了文书记的办公室。阿呆则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继续看报纸。热闹的事情,他在街上捡垃圾的时候见多了,自然提不起什么兴趣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