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秀炮灰 !就在文丽陪同张莲花去找曹大福的当天晚上,她接到了几个电话。

其中一个电话是镇里的领导打来的,镇领导在电话里,对文丽认真的工作态度表示认可,但是,同时又告诫文丽“农村工作应该讲究方法,现在不比过去了,很多事情政府不可能大包大揽,要有所为,有所不为,应该遵守法律程序,一些事情不要越俎代庖。”

镇领导没有明确提到张莲花的事情,但是话里话外,都在暗示文丽不要再插手张莲花的事情了。应该是曹大福托关系同镇领导打过招呼了。

第二个电话是文丽的一个好朋友打来的,他在北鹿市国土局当科长,对方也没有明确提到曹大福或者张莲花,只是叙述彼此的友情,以及对于文丽这个法律系高材生专业水准的仰慕,显然话里的含义,也是希望文丽不要插手张莲花的赔偿问题了。

接下来的几个电话,有直接询问文丽同张莲花是不是有什么亲属关系的,有暗示曹大福背景深厚,不可以轻易招惹的,还有同文丽大扯人民调解的自愿原则的。

所有的电话,显然都是在给文丽这个工作站书记施加压力,希望她以后不要再多管闲事,不要再过问张莲花的事情了。

文丽心下一声叹息,真的没有想到曹大福一个小小的普通土管员,居然有如此广阔的人脉。

文丽很清楚:即使自己全力的揪住这个事情不放,也未必能在实际上帮助张莲花多少,何况如此一来,必然会驳了许多人包括镇里的领导的面子。但是要她就此认输,以后不再过问此事,她又多少有点于心不忍。

[一个可怜的女人,丈夫刚死掉,赔偿问题又久拖不决。]

在文丽受到来自各方的压力的同时,当事人张莲花,则受到了更大更多的压力,首先是村里的干部过来劝说,让张莲花主动让步,少赔偿一点算了。然后是拐着弯的亲戚,上门来替曹大福当说客。

一边是遥遥无望的赔偿,一边是亲戚朋友的劝说,这个农村妇女在悲痛和无助中,慢慢地退却了,她不敢再去找对方,更不敢去弄根本不懂的起诉。

一个星期以后,曹大福委托凹二村的村干部带话来了:“只要张莲花同意签订赔偿协议,曹大福方面马上支付3万块钱作为赔偿。”

这次是曹大福方面提出主动要谈,与其在无助之中煎熬,到不如试着与对方接触。

张莲花找了几个在村里面有点本事亲戚和叔伯,希望能陪着她去,但是没有一个人愿意陪着去,或许他们或多或少地怕招惹到曹家。

最后只有几个老实巴交,在家里种田的叔伯,愿意陪同张莲花去谈赔偿。

无奈之下,张莲花只得再次来到工作站,找到了工作站的书记文丽。

其实文丽也想过拒绝,但是张莲花信任的表情,以及无助的神情,让文丽最终还是答应了她:“我就帮你参考一下,但是对方主动提出要调解,显然是做好了十足的准备了,应该不是很容易让步,你要有心理准备。”

于是,关于凹二村村民张海城意外死亡赔偿问题的调解会,将于上午9点在江边工作站召开。

镇里司法所的老关,镇综治办的于主任,二人主持调解。江边工作站书记文丽从旁协助。

张莲华方将有张莲花以及几个远房叔伯参加。

曹大福方准备派出的代表是:曹大福的代理律师马律师,曹大福的弟弟曹三福,曹大福的朋友若干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