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秀炮灰 !【播报】关注起点读书,获得515红包第一手消息,过年之后没抢过红包的同学们,这回可以

时间回到几天以前。

那天,阿呆跟着文书记,陪同张莲花去找曹大福商量赔偿的事情。遭遇曹大福的辱骂,出门后又被曹大福叫来的无赖恐吓,自此,他从对张莲花的同情,上升到对曹土管——曹大福的严重厌恶。

此后的几天,阿呆一直想着如何帮助张莲花解决赔偿问题,最好顺便打压下曹土管的嚣张气焰。但是阿呆同志还是有自知之明的:他一没有过人的武力,二没有庞大的权势,所以就整天看着他手里的千门秘籍,希望奇迹的发生。

曹土管是镇里的土管员,亲戚又是当官的,还和镇里的一些无赖是朋友,阿呆实在想不出曹土管的弱点,就决定假冒收破烂的,到曹土管家的村子里面去了解下曹土管的情况。

一连七天,阿呆每天都去曹土管的村里收破烂,顺便打听曹土管的情况。

要说这个曹大福仗着自己在镇里当土管员,亲戚又是江州市药监局的领导,在村里没少干欺压村民的坏事,村里的左邻右舍自然对他怨言不少,造房子小工坠楼死亡这个事情一出,私下议论曹土管的就更加多了。

终于,还真被阿呆打听到了:曹土管这次造房子根本就没有经过审批,属于抢修违章建筑。

得到这个消息以后,阿呆很激动,他开始想着是不是向镇里去举报:曹土管抢修违章建筑。后来又担心曹土管会通过关系把事情摆平。

寻思了一整天,阿呆终于想到了:把事情捅到报纸上去。曹土管抢修违章建筑,致小工坠楼死亡,事后躲避赔偿,对死者家属威逼恐吓,态度恶劣。

于是阿呆就用最原始的方式,写信。他在《江州晚报》上经常看到一个记者的名字“许露”,这个记者经常报道一些社会热点,比较犀利。所以阿呆就手写了一封信给这个叫许露的记者。

由于担心被曹家的人发觉会事后报复,阿呆用左手写的信,写信过程当中他遇到好几个不会写的字,还是向牟甜请教的。

阿呆在信中详细地列出了对比:曹大福的土管员身份,抢修违章建筑的行为。小工坠楼后,曹土管的嚣张,死者家属的可怜。……

然后,阿呆把这封信寄了出去。

要说一个普通的死人赔偿纠纷,是不可能上报纸的,因为不够典型,没有新闻价值。

但是曹土管这个事情却有着很强的“典型性”,报纸需要的就是这种带着强烈对比色彩的典型性,来吸引读者的眼球。

江州晚报的记者许露在看到信后,根据信中提供的对比信息,很快发现了这个事件的新闻点。于是她立马来到北鹿详细了解了事情的过程,并向死者家属,事主邻居等作了秘密的采访。待许露秘密到云江镇土管所找曹大福了解情况时,却被告知曹大福出去旅游去了。

报道写完以后,江州晚报在头版头条刊登了出来:“土管员抢修违章建筑,小工坠楼死亡”

说来也巧,报道刊出的当天上午,江州市`委何书记刚好看到了这则报道,这个级别和年纪的人,什么风浪没见过,自然冷静和沉稳,但是他仍然气的差点把茶杯扔了,“这真是丢江州干部的脸,让老百姓怎么看?”何书记愤怒地在报纸上写下了批示“妥善处理,严肃查处。”

批示很快转到了江州市下属的北鹿市,北鹿市`委书记得知以后,也肝火直冒,亲自给土管局的局长和云江镇的书记打去了电话。

于是就有了调解会开到一半,事情的惊人转折,也才有了后续赔偿事件的圆满解决。

第二天,同样是江州晚报的头版头条,许露的署名文章:“江州市`委书记批示,北鹿市`委书记重视——土管员抢修违章建筑,小工坠楼死亡后续报道。”

这篇报道提及:两级书记对于曹土管的恶劣行径进行了严厉谴责,并且布置了处理措施:要求云江镇积极调解民事赔偿,以及做好死者家属的安抚工作,责令曹土管从外地旅游立即返回,并积极主动赔偿,对于违章建筑由云江镇根据权限进行立案查处,在全市土管系统对曹大福进行通报批评……”

连续两天的报道,市民纷纷谴责曹土管,赞扬两级市`委书记的雷厉风行。

此后,曹土管事件,还在不断的发酵,不断地有其他媒体转载和报道,甚至连省报以及电视台都不断推出该事件的报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