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秀炮灰 !卓浩听这鞭炮声,分明是在

[这个时候居然有人放鞭炮?市区不是禁止燃放烟花爆竹了吗?有人胆敢在自己家门口放鞭炮。]

卓浩卓科长按捺不住怒气,走到院子一看,哪里是在放鞭炮。只见刚才被自己的狗吓唬走的小瘪三又回来了。

是的,阿呆同志又回来了,而且拿着个破旧的随声听在那里放音乐,只是里面放的不是什么流行歌曲,而是热闹喜庆的鞭炮声。

“好小子,你还敢回来,不怕我再放狗咬你吗?”卓浩满腔怒火,恶狠狠地说道。

“我说了,你不把我爷爷的医药费垫付了,我是不会走的。”阿呆淡淡地说道,随后语调变得意味深长起来,“放狗?你的狗还能咬人吗?我以为它们被跳蚤咬死了呢,哦,对了,卓科长,我看你这里阴气太重,很容易招惹跳蚤啊虱子啊的小动物,你快点给你家狗狗好好洗洗,洗好了,也许还会有更多的跳蚤光顾呢。”

“你你……跳蚤是你放的?”卓浩怒不可遏。

“我只是来要医药费的,其他一切与我无关,你文化人怕跳蚤,我一个捡垃圾的,皮黑肉厚,跳蚤啥的是咬不进去的。”阿呆说着,从头上抓了一把,“那,我这里就有好几只呢。”

“好小子,你等着。”卓浩怒气冲冲地跑回家,心里却是明白了:果然是这小子在搞鬼,难怪忽然来了那么多的跳蚤。

“小子,你等着,等下有你好看的。”

刚才放狗,卓浩那是吓唬阿呆的意味较多,没想到对方居然还敢往他家狗身上放跳蚤,可怜他的两只狗还躺地上磨蹭,更可怜他的老婆此刻还在抓挠着身子。

这次卓浩可是真的动了怒气,拿出手机,给一个小恶霸打了个电话。

“喂,小四,在哪里快活呢?”

“卓哥,啥事?”

“是这样的,有个小子在我家门口闹事,你带几个人去收拾一顿,别整死整残废就好,回头老哥我给你弄几条烟抽抽,还有,这事与我无关,是你自己看他不爽,知道了吗?”

“卓哥,规矩我懂。哪个不开眼的小子敢惹你,我马上带人去削他。对了,他们几个人”

“就一个人,你马上过来,他正在我家门口放着音乐呢,可嚣张着了。”

打完电话,卓浩搬了把椅子到阳台上,等着看好戏。

十几分钟后,一辆轿车在卓浩的家门口停下,车上下来四个男子,年纪都约莫二十来岁,几人见阿呆坐在门口的草坪上,用随身听放着鞭炮声,不觉相视一笑:这啥年代了,堵人家门口放鞭炮,还是用录音机放鞭炮声。

四个青年领头那人叫李四,二十二岁,年纪虽轻,不过已经做过几年的牢了,平时靠着给酒吧当打手维持秩序挣点开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