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秀炮灰 !乔艳隔着门缝,只见操场上,停着一辆红色轿车,车上下来一个年轻女子,职业裙装,带着浅浅的微笑,那相貌和气质,都不在自己之下,

那女的居然和阿呆在那里有说有笑,好似以前就认识一般,也不知道谈一些什么。

那家伙,居然撇下自己,和另一个女的谈笑风生,乔艳心里好不郁闷

等她再看的时候,更是震惊地无以复加:阿呆和那女的,二人相对而立,就在工作站的操场上接吻了,阿呆还一前一后动作着,真是不可思议,这也太疯狂了点吧。她是谁?他们又是什么关系?

好在乔艳很清楚自己的目的的,赶紧拿出藏起来的手机,将眼前的一幕拍摄下来,

光天化日,在工作站的操场上,居然若无其事地跟一个女的在那接吻。

呼,这傻子胆子可真大,那女的也真前卫,乔艳自叹不如。

好在,自己的目的总算达到了,手机已经拍下了阿呆的不雅一幕。

其实,阿呆哪里是在接吻,那女的正是江州晚报的记者许露,她碰巧路过云江镇,想起高中同学牟甜在江边工作站上班,她就拨打了牟甜的电话,得知牟甜周末不在工作站,又碰巧牟甜提到阿呆在站里值班,她就鬼使神差地过来看一下这个有趣的人,可以驱逐毒蛇的。

谁知道一下车,许露的眼睛就被风吹进了沙子,阿呆正帮她把沙子吹掉,但是站在乔艳的角度看去,两人好似在接吻一般,所以才被她用手机录下。

但是光从乔艳录制的视频上看,还真的像是在接吻,而不像是在吹沙子。

阿呆二人又在办公室聊了一会,许露就开车离开。阿呆热情相送,到更加显得他们的关系不一般。

乔艳的心里又是另一番感想:刚刚还在办公室对自己上下其手忙得不亦乐乎,转身就去操场和另外一个女的相拥热吻了,真是可恶至极。不过这傻子也有点本事,按理说没啥优点,怎么会和这女的好上?真是奇怪。

想想他在工作站也待不了几天了,乔艳心中的恨意才稍减。

既然拍摄阿呆不雅视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,乔艳想着自己可以撤离了,但是,此刻,阿呆居然厚着脸皮,再次来到了她的办公室,[瞧他那模样,是打算和自己再续前缘了。]

乔艳怒火中烧,这家伙,刚占完自己的便宜,就去和别的女的亲热,现在又回来想继续欺负自己。世界上居然有脸皮这样厚的人?

虽然她对阿呆谈不上任何的爱慕,甚至是点滴好感,但是亲眼看到他和别的女人在自己眼前热乎,她心里还是十分生气的。虽然她的生气不合乎常理,但是男女之间的很多事情,本来就是不合常理的。

阿呆心里还是期盼着刚才被打断的甜蜜活动,可以继续进行,他浑然不觉自己已经把女同事得罪彻底了。

如同电影一般,乔艳莫名其妙地,怒气冲冲地走过,给了他一个巴掌:“臭流氓。”然后拿着包夺门就跑出去,好像真的生气了。

[这到底怎么回事?自己就零时走开一会,她就生气了?等焦急了?还是怎么的,可也不至于生气到打自己一巴掌吧?]

阿呆百思不得其解。当然美女同事的一巴掌,他是感觉不到疼痛的。

事后,乔艳将阿呆和那女人在操场接吻的视频段交给了杨俊杰,杨俊杰欣喜若狂,虽然没有强迫的性质,但是在工作站的操场上,在值班的时候,乱搞男女关系,败坏机关形象,这够杜镇长理直气壮得开除掉阿呆了。

周一一早,杨俊杰就将录像送到杜镇长的办公室。

杜镇长看过之后,得意满满地笑道:“俊杰啊,不错,年轻有为,好好干,前途不可限量啊。”

“多谢镇长栽培,镇长有什么指示,吩咐一声就是了。”

“好的,好的,你等下把阿呆给我叫过来。就说我找他。”

杨俊杰开心地去传达杜镇长的命令。他笑嘻嘻地等着看那个傻子灰溜溜地滚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