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秀炮灰 !周一下午,阿呆刚从杜镇长的办公室回到工作站,文丽就已经接到了镇里熟人的电话,大概讲了阿呆出言惹怒镇长的事情。因为当时阿呆和杜镇长的声音都很大,镇机关楼上楼下的人都听到了个大概。

于是,文丽把阿呆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,出言教训道:“阿呆,你来机关上班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难道连尊重领导都不知道吗?”

“知道。”

“知道?那你还顶撞镇长?”

“我没顶撞他,是他在那里我污蔑我作风不良,我懒得和他辩解,就回来了。”

“你……”文丽一时无语:这般牛轰轰的,还不叫顶撞?弄得镇机关楼上楼下的人都听到了。

就在这时,工作站的代理站长杨俊杰忽然过来了,他居然没有趁机落井下石跟着责备阿呆,而是风轻云淡地说着:“文书记,你就别骂他了,阿呆同志,他刚来镇里工作时间不长,有些东西急不来的,慢慢学就会了。”说完,他脸上满是和蔼的笑意,

其实,杨俊杰是料定这次阿呆肯定会被开除掉的。杜镇长让阿呆去镇里,是想胁迫他主动辞职,谁知道他不识抬举,不辞职也不认错,反而牛气轰轰地和镇长顶起来了,这下神仙也救不了他了,想来镇里下午就可能发出通知将他开除掉。

杨俊杰想起阿呆以前喝酒将自己弄倒,让自己在镇里传为笑柄,丢尽了颜面,这次终于可以大仇得报了,很快就可以看着他灰溜溜地从工作站滚蛋。

想到这里,杨俊杰笑眯眯地离开,回到自己的办公室。

男人总是喜欢与女人分享成功的喜悦的,杨俊杰想到了乔艳。

[这次的事情能成,她可是功不可没。]于是,他打电话把乔艳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。

看到乔艳扭动着腰肢的身影,他就起身热情招呼:

“乔艳,你来了啊。晚上有空吗?我请你吃饭。”

“杨站长,这么高兴。有喜事啊?”乔艳明知故问,随后浅浅一笑,给杨俊杰抛了一个妩媚的眼神。

“看你工作辛苦,请你吃个饭慰劳下嘛。”

“你也知道我工作辛苦啊。”乔艳一语双关,抱着自己的双臂晃动了下,随后又笑盈盈地说道:“对了,杨站长,你这个代理站长这次也应该要转成正式的了吧?”

“谁知道呢。”嘴上谦虚一下,心里却是想着:[下午镇里要开党委会,杜镇长应该会提议开除掉阿呆,自己的这个代理站长也会转正。估摸着时间,这个点,镇里的党委会应该也快结束了。估计开除阿呆,正式任命自己为站长的通知也快到了。]

杨俊杰眼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。

“乔艳,这次多亏了你啊?我会好好谢谢你的。”

“杨站长,你有这个心,我就很开心了。我这个当下属的,不正是服务你这个领导的吗?能为你做事,我很开心的。”她说着,轻晃身体,眼波流动,说不出的娇艳妩媚。

看得杨俊杰一阵心热。

这时,镇里的老关过来通知,工作站全体工作站人员到会议室等候,等下镇里的组织部长何成要过来开会。

镇里的组织部长何成要过来?杨俊杰心中一阵狂喜,那肯定是关于人事任命的。

这江边工作站的建筑都是九十年代造的,办公楼在操场的一边,会议室却在操场对面的食堂楼上,隔着几十米。

会议室里,众人都在等待何部长的到来,杨俊杰志高意满地同大家聊天,他不时地提到阿呆,甚至出言夸奖阿呆的聪明能干,当然其中的讽刺意味,谁都听得明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