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秀炮灰 !眼看着无法顺利将疯婆子劝说出来,又不好强行带离,无奈之下,刘永正准备让镇村干部先撤退到凹一村办公楼,再从长计议。但是就在此时,镇里的书记何大江忽然打电话过来,表示白市长刚考察完云江镇的海防堤坝,要来凹一村现场查看被困村民。

刘永心里这个郁闷啊:这疯婆子哪里是被困啊,是她自己不肯出来,还拿着菜刀不让别人走近,分明就是个精神病。白市长怎么就收到这个消息了,还要亲自过来查看,要是到时候还没把疯婆子安全的弄出来,那不是要在市领导面前出洋相了?

想到这里,刘永焦急地对现场的镇村干部说道:“你们都一起想想办法,赶紧将她给我安全地弄出来,等下白市长要过来现场查看呢。”他说完,目光看向文丽,嘴上没有再说什么,但是那意思明显是让她挑起大梁了。

面对一个拿着刀,喊打喊杀的疯老太,文丽心里一点底也没有,但是镇领导下了命令,而且市领导又要过来,她只能硬着头皮上了,于是,她拿着扩音喇叭,朝疯婆子所在的老旧房子,小心翼翼地走过去,可谓是走一步停三秒,好像是深怕对方忽然冲出来砍自己一般。

文丽走到房子的门口,不敢进去了,隔着门,让自己的声音尽量的和蔼而有底气,“马家大婶,我是江边工作站的书记文丽,你在里面不安全,赶紧出来吧,我们不会伤害你的,你跟我们去安全的地方吧,台风马上就要登陆了……”

“你快走开,我不会跟你们走的,你们都是坏人。”文丽声情并茂的劝说,却迎来疯婆子的一阵怒斥。

看了下时间,刘永暗暗心急,再次把怒火发在了牟甜这个驻村干部身上:“都是你干的好事,现在怎么弄?人都转移出来了,你还让她跑回去了,白市长就要过来了,你说怎么收场?啊,你说啊。你让我怎么跟白市长解释?这天都要黑了,人还在里面拿着刀不肯出来,市里的命令是下午5点前,保证全部的危房户转移到位,你看看,现在都几点了?你这个驻村干部是干什么吃的啊?就知道在这里瞎站着?“他心中又急又火,说话的语气自然就很重了。

牟甜被骂得狗血淋头,却又无法出言分辩,眼里的泪水已经蹦跶出来了。

几分钟以后,文丽依然在那里努力地劝说。白市长一行在杜镇长等的陪同下,来到了现场,后面还跟着北鹿电视台的记者。

刘永的头皮发麻,市长来了,记者也来了,这个事情要是解决不好,到时候市领导知道了,全市人民也都知道了,他这个云江镇的副书记也就当到头了。

情急之下,刘永对牟甜下了命令:“你赶紧去把人给我安全的弄出来,我先过去跟市长汇报。”说完,他就匆匆地跑去和白市长汇报现场的情况去了。

牟甜心里其实是很害怕里面这个疯婆子的,拿着刀乱舞,喊打喊杀的,万一发起疯来……但是,市领导电视台记者啥的黑压压的一群人过来了,镇领导又下了命令让自己上,她只得咬咬牙,强忍住心中的恐惧,走向那幢房子。

“别怕,我陪你过去吧。”这时,一个声音轻轻地在她耳边响起,刚才一直沉默不语的阿呆忽然说话,然后走在她的前面。身边有个男同事陪着,这让牟甜稍微安心了一些。

到了房子的门口,牟甜轻轻地叫了声:“文姐。”要是以前,她在公开场合,都是称呼文丽为文书记的,但是此时她心绪不宁。

文丽停下喊话,回头看了一眼,见牟甜和阿呆走过来,又看到不远处来了许多人,知道是市领导来了。她明明知道这样喊下去希望渺茫,且里面的疯婆子随时可能冲出来,十分的危险,但是此时连市领导都在现场,她只得硬着头皮继续了,还在牟甜和阿呆过来了,虽然派不上用场,但是身边多两个人,她的内心也安定了不少。

文丽冲着牟甜二人点了一下头,准备继续喊话,这时,阿呆却忽然说话了:“文书记,让我去试试吧。”

“你,你行吗?”文丽一脸的不信任,但是仍然将手上的扩音器递了过去,显然她也喊累了,让阿呆帮着喊喊也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