晁老师莞尔一笑,说:“不能说是打破垄断,而是共赢。

毕竟经过筹份制改革上市后,大门派可以获得发行筹票的收益,其他参与者可以获得筹票上涨收益及分红,这对仙界发展是有利的。

学过经济学原理的你应该知道,大门派的这种发展模式,已经形成的是寡头垄断结构。

各门派之间属于相互依存,竞争又合作的关系,从博弈的角度看非常复杂。

十大门派形成的寡头垄断存在非常明显的进入障碍,想引入新的力量去打破垄断很难,仙界高层都不可能做到。

而且前面已经说过,仙界高层和十大门派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是他们的根基所在,怎么可能自己断了自己的根基?”

“是啊,自己反自己,怎么可能?”张同学不由想起《反垄断砝》,出台这么多年了,也没见哪个大型果企被惩罚过,那些果企高管还不是照样拿着高薪还哭惨。

被罚款的那都是外企,小样,敢跟果企抢食,恁不死你。

“就是这个道理。”晁老师对于这个捧哏的显得很受用,嗯,会聊天,不像那个冰块动不动就把天聊死了。

她继续说:“所以,经过仙界高层五仙帝、十八仙君近十万年的商讨,最后经过投票表决,以12票同意,9票反对,2票弃权的结果,作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:

仙界仿照诸多附属凡界早已开展的股票交易,首先成立仙界筹份交易管理委员会,与十大门派瓜葛不深的东极帝君担任仙筹会第一任会长。

接着对十大门派进行筹份制改革,发行筹票上市。迄今为止,已经有八大门派完成了筹份制改革并上市,上市最久的门派达到了三万年。”

“噗,十万年!我买狗的!”吐槽张忍不住又吐了,心想:

哥听说过华国一些文件的出台,比如房产税的全国推行文件经过了六年试点仍未出台,这仙界要讨论一件事情得十万年才做出决定,这是有多么艰难啊!

“你懂什么?”晁老师白了吐槽张一眼,说:“成立仙筹会,进行筹份制改革的目的是改变仙界目前收入分配的不均衡,让广大仙民,通过买卖筹票获得筹票上涨收益或者每万年一次的分红派息收入,从而获得更多修仙资源增长修为。

但是仙帝、仙君这一级的仙界大能,稍稍闭关一次就是动辄几万年,有些时候闭关上亿年的都不是什么稀罕事。

低阶仙人的修为增长,悲欢离合在他们眼中算的了什么?天上的巨龙会看地上的蚂蚁一眼吗?

而且,要召集齐仙帝、仙君一起讨论事情,非常困难,还得看他们心情。

有些大能若不愿根基所在的门派上市,传一句话出来:“吾在闭关,闲杂事情不得打扰。”天知道要等多久。

这次为什么能有这么多票投出来,还是由于一些事情影响,机缘巧合之下,才达到现在的好结果。

就这样,还是有一位仙帝,一位仙君对数次会议通知,近十万年都不理不睬,传信进去如泥牛入海,毫无回应,据说他们闭关都超过亿年了。

最后只能算弃权了,还好不影响最终结果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