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小胖脑里海回顾了一下刚才在晁老师办公室听闻此事的情境。

晁伊晨又又不知从何处郑重地掏出一枚似玉般的圆盘,此物比光盘小几号,非常轻薄。

晁伊晨先要他对心魔起誓,听到任何内容都不得泄露后,才捏破那玉盘,一缕缕如初步复苏的火山般低沉的隆隆声音,从那凌空旋转的玉盘破口处不断流散出来:

“这事我本想永远埋藏在心中,毕竟在这件事情上我藏了私,不是什么很有脸面的事情,但若无此物,我也不会有这些奇异的经历,也许这就是我的机缘吧。

但既然我之特殊引起了您的关注,况且在那次劫难中居然有幸得到您的帮助,这个秘密看来也没有瞒住的必要了,我就说出来,为原生界中挣扎的修仙者们留点希望......

这事得从我在原生界的一次经历说起……那就是赌太岁……那天宗门在赌太岁上吃了个大亏,花了最高价却赌到一枚废品太岁,成为各方笑谈。

鉴宝之人是我的师傅,在带队的副宗主震怒的神情中,他让我赶紧把那废太岁处理了,眼不见为净。

那时我入门一年不到,还只是个初入炼气阶的外门弟子,粗浅的搬运之法术都未学会,只能学那凡人,将那被切的四份五裂的废品太岁用布包住,准备扔在门外的树林之中。

此时赌太岁已经结束,其他拍得太岁的宗门看到我方切出一枚废太岁,也心中怯怯,迫不及待就在那里切割起来。

他们看见我的笨拙行为,又是一阵哄笑声,我面红耳赤,心中却十分恼怒,不由把怒火尽数倾泄在那废品太岁之上。

走入树林,我把那太岁扔到地上,拾起一根破竹竿,捏了个剑诀,就在那太岁上练起剑来。

我戳我戳我戳戳戳,本就四份五裂的废太岁大部分被我戳得稀烂。

忽然我觉得有些异常,入剑之处似有某柔韧之物挡住,我心生讶异,便走近一些,用手在那太岁上扒拉,不久就扒出一枚略泛红光之圆球来。

我心中纳闷这是何物,入手软弹弹却柔韧非常,用力捏之都不破裂。

而且我感觉此物有一丝丝仙灵之气不断散发出来,就好像我上月吸收过的一枚宗门赐予的下品灵石,只是这圆球上的仙灵之气令人感觉更为浓郁。

我知此物并不寻常,正想拿去给师父看看,忽闻人声传来,情急之下我也不管不顾了,一口将那圆球吞入肚中。

我拿起竹竿,背对人声来源之处,又一下下在那太岁之上练起了剑,一边戳还一边嘟囔:废太岁废太岁,废物废物。

原来是别的宗门两人过来小解,看见我在那里戳太岁泄愤,哈哈一笑就走开了。

那圆球入口有一点热,不待我咀嚼就滑入喉管之中被我一梗脖子吞下,当时吞下去后也没啥感觉。

没多久,我跟着师傅他们垂头丧气的回到了宗门。由于那圆球已经被我吞下,我怕被师傅责罚,也不好再去找师傅询问此事。

当晚,我练完宗门传授的炼精化气,吐纳导引之术后,忽觉浑身发热发烫,异常难受。

我展开内视之法,却发现那泛红圆球竟然沉入我的丹田之中,滴溜溜的转了起来。

我吓了一跳,运起丹田内前不久才入门,炼精化气而来的那一点点气息,意图包裹住那圆球,刚一接触,直觉脑海中duang的一声大震,如开了天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