晚上10点30分,以炼气六层修为,从下午3点开始,打完三小时多点时间的灵魂斗场,在休魂期的两个小时过后,又做了一、两个小时复盘总结当天得失的“小爷犀利拔刀一波带走”,也就是猥琐的“收藏帝”李寅亮从灵魂斗场中退了出来,回到现实世界。

他发现张自量不在魂斗舱里,走到1424第二进的单间里寻找也没看见人,知道张自量应该是回单位宿舍了。

收藏帝心里腹诽:“哎,这个补神,说好了去1420录指纹、声纹、瞳孔和脑电波的,怎么就走了呢,也没有留个联系方式。

他就不知道多看看哥哥我,还有冰块的战斗学学经验啊。算了,明早再见吧。”

突然他想起一件事情:“糟糕,他把《长生诀》和《万族图谱》带走了。

《长生诀》还好说,我和表姐都警告过他现在不要修炼,他应该会听。

《万族图谱》可不是闹着玩的,打开方式不对就完蛋了,他可千万别乱点啊,那个选项可千万别选啊。”

他赶紧拿出个像晁伊晨手上那种像IPone10般透明的玉符。

他脑中一动,说了一声:表姐,有急事,快回答。

叮一声,晁伊晨名字和头像出现在屏幕上亮了起来,一把慵懒的声音传来:“阿亮,有啥事?”

“姐,你有没有张自量的传音符联系方式?”

晁伊晨:“传音符他应该在人事处领了,就夹在工作手册里,但是我没留他联系方式,怎么了?”

李寅亮:“我今天按你的要求,在威叔那里给他拿了拓印了一份《长生诀》,我自作主张又给他拿了本《万族图谱》,我忘记提醒他那个选项不要选了。”

“这样啊,以他那种人的胆小性格,应该不会选吧。

你联系下小吴,他们住一套房里的。好了,我要去洗澡了。”

说完,晁伊晨关了传音盘,名字头像暗了下去。

李寅亮继续联系冰块:“小良,在吗,有急事。”

过了一会,冰块名字和头像出现,就说了一个字:“忙。”

然后冰块的名字头像就暗了下去,李寅亮大骂一声“我顶你个肺啊!

我想想啊,还有谁住那里?

季莳悦?张萌迪?罗克敌?可是灵魂斗场开了以后,这些人都懒得回宿舍了,累了就住海云局分的单间里了。

现在那边基本上都没什么人去了,房间门是个防御阵法,还有隔音效果,没钥匙我也进不去,警察去了都不管用啊。咋办?看来只能这样了。”

然后他就把没提醒张自量的事发消息给了冰块,心想:量仔,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。

过了蛮久,冰块回了一句:“知道了。”

时间往回退点,晚上7点30多,放下了《长生诀》玉简的张小胖,拿起《万族图谱》又看了起来。

这是一本体积蛮大,却很轻的玉书,打开后,目录上面列举了各种种族:仙族,魔族,妖族,神族,人族,佛族,灵族,鬼族,尸族,龙族,云族,赛亚族,石族,虫族,魂族……

翻开看,是一个个栩栩如生的立体形象。

仙族:一背影潇洒不羁的白衣男子,背负双手,仰首望天。

张自量看过去时,男子似有感应,微微侧头望来,目如暗室生电。

“会动?”张小胖惊叹,这书做的好逼真,他想起了哈利波特。

图像下方出现一排字:仙族,控天地灵气,求长生大道。

魔族:一意态豪雄,头生双角,身披黑甲的人形魔物跃然纸上,肩抗一根长棍。

张自量望去,那魔物瞪了过来,目露红色凶光。

张自量:“妈呀,好吓人”

图像下方字:魔族,灵气强体魄,碎一切强敌。

妖族:一银背大狼对月长啸,月华落下,大狼化为一类人怪物,浑身狼毛,指爪锋利。

感应到张自量眼光,狼人亮出锋利獠牙,眼神凶厉,欲择人而噬。

文字:妖族,修仙魔大道,……

神族:一头生三目男子,身披战甲……

文字:神族,修信仰之力……

人族:一身披青衣,面目英俊男子盘腿而坐,双手结各种印法……

文字:人族,修三千大道……

巫族:一灰色斗篷中伸出一中惨白色骨爪……

文字:巫族……

鬼族:黑漆漆的房中,一血眼白衣女子从镜中突然出现……

文字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