留声盘化为光芒散去,书架上的几枚玉简和几本书籍却亮了起来。

听完留声盘中未来的自己陈述的这些话,张自量如坠梦中,脑子一团浆糊。

这一切感觉比大话西游还复杂,未来有个自己派出分魂影响自己,来自更远未来的自己要自己改变未来,自己又是来自于过去自己的轮回,这什么跟什么啊。

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啊,偶尔踏上了修仙路,这才刚开始,就遇到这么大的变故,还能不能愉快的修仙了!

我怎么这么苦逼啊,好不容易喜欢上一个女孩。

她又是来自过去自己轮回前的双修伴侣,又是虫族母皇的灵魂附身,是只大虫子,还能不能愉快的追求一下,谈场恋爱了!

还有那只白狐狗,哥有什么值得你无怨无悔的跟随,你是妖,我是人,人妖结合岂不是生出人妖来?

现在来自遥远未来的自己居然让我自己提前去收了这个妖孽,让我对一只妖怪下手,玩人妖恋,还能不能好好的只是看看聊斋故事了,我不想亲身体验啊!

又是虫子又是狐妖,哥不想玩这种跨种族的恋爱啊,这不是为难人嘛!

满脑子都是吐槽之感,张自量很想放弃这一切,他烦躁的走来走去,看见书架上几枚亮了起来的玉简和书籍,他拿起左边一枚玉简放在额头前一碰……

进入玉简,先是出现几个大字“双修录—胡婉青”,然后一个个的小图标出现在眼前,他点了第一个图标,一段令他脸红心跳,身临其境的动作大片开始播放。

场景在一个洞府房间内,他感觉自己盘坐在一张硕大的软玉床上,一名身穿白纱女子背着他慢慢褪下衣物,露出了雪白娇嫩的背部和臀部,腰臀结合处曲线惊人,臀部挺翘如一枚成熟的桃子......

“嘎?这不是我第一次梦遗时的场景么。”张自量心中惊呼。

接着,那女子娇笑一声,转过头来,一张艳绝人寰的娇颜,面带春色睇了过来。

“回眸一笑百媚生,六宫粉黛无颜色”张自量心中第一个就蹦出这句诗词。

接着,他感觉自己站了起来,将女子拦腰抱起,丢在了床上,鼻端传来一股幽香。

女子一声娇吟:“天帝,奴家第一次,可要怜惜奴家啊。”

这句话如导火索,掀起了男子的狂暴伐挞,女子在身下的婉转承欢......

“嘶~”张自量看了一会,退了出来,吸了一口冷气,这比电脑啊,手机啊,还有什么VR虚拟实境动作片真实多了,就是下面涨的厉害。

张自量平复了一下心绪,等欲望逐步褪去,再次点开了第二个图标。

还是在洞府内,这次换成了女子在上,如同骑马一样在他身上颠着。

她微皱着眉头,张着小嘴发出一声声的呓语,胸前的粉红上下颤动,好大好圆好白好坚挺......

而且,男女双方似在练习什么功法,呼吸节奏慢慢都保持一致,有种光芒从结合处缓缓升起......

“这是在双修?什么功法?”张自量心想。

他按捺不住,又点开了第三个图标:

他站在洞府外,仰望星空灿烂,左手在摸着白狐狗的头。

过了一会,白衣女子走过来,牵住了他的右手,两人相视一笑。

过了一会,他发出一声坏笑,牵着女子“嗖”的飞上了天,白狐狗转身返回了洞府。

他俩嬉笑着钻入一块厚厚的白云中……

就在这时,画面暗了下来,出现几个字:“需炼气四层观看。”

“我擦。”张自量大骂,还有观看限制,这是自己坑自己啊!

他不甘心,点开第四个图标:

场景是在一片大海之中,他与白衣女子裹在一层白色光罩内,在海水中不断下潜,许多奇怪生物感应到他俩气息,迅速逃离。

白衣女子格格笑着,他过去一把抱住,封住了她的樱唇。

画面暗下,又是蹦出“需炼气四层观看”。

接着,他点第五个,第六个图标,又是不同的场景和花样,显示是需炼气七层观看。

第七,第八个图标需要筑基一层,后面的图标还有很多很多,都是有修为限制,逐步递增。

每一个阶段只能看两个,有些连视贫都不怎么显示,亮了一下就暗了下去,需修为达到一定程度才能观看。

张自量心里郁闷的很,这是自己给自己挖了一个大坑啊,逼迫自己要修炼。

原来孖狐族是这样的,人狐分离,不像是聊斋中描述那样由狐变人,这样也不是不能接受啊。

他从架子上取下左边第二个玉简,置于额头,感应一下就热血沸腾:“双修录-晁伊晨”。

张自量赶紧点开第一个图标:

场景是在一个古色古香的大房间内,他双手环抱着穿着一身古典淡绿色裙装的晁伊晨,坐在椅子上,一股好闻的暗香沁入鼻端。

两人正在交谈。

晁伊晨捂嘴偷笑:“夫君,真没想到怎么会是你这个小胖子。我还以为会是冰块。”

他说:“大胆,敢想别的男人,看我怎么惩罚你。”说完,他在晁伊晨翘臀上拍了一记。

晁伊晨哎哟一声娇呼,眉目含春,轻咬嘴唇,手指在他胸口划着,呵气如兰在他耳边说:“夫君,若我在原生界和冰块好上了,你会怎样?”

他再也忍受不了,把晁伊晨抗在右肩上,一边说作死啊,敢给我戴绿帽,一边拍打着她的翘臀,在她娇声抗议声中往里间走去……

画面暗下,又蹦出几个字:需元婴一层观看。

张自量大骂一声,放下玉简,不用说,后面都一样,不到修为不能观看。

他又拿起左边第三个玉简,内容是:“双修录-林晨曦”

“我去,这是伊晨的本尊啊。”

他点开第一个图标,虽然知道这是自己在仙界的妻子,但是心中也有种偷窥的感觉,刺激啊!

画面出现:这是一座大殿,他端坐于大殿中央椅子上,单手托腮,似在想事情。